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寻根 > 文章 当前位置: 寻根 > 文章

草圣怀素身世考

时间:2021-01-29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洋中鱼

草圣怀素,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一座高峰。他的书法造诣令人景仰,他的性格却狂放不羁,令人咂舌。身为和尚,怀素却经常酗酒食肉,成名之后,又四处云游,且习性不改。一日三餐,他每餐必饮,逢饮必醉。醉酒之后,说话有些疯疯癫癫,让人难辨真假;又爱乘兴挥毫,笔走龙蛇,恣肆纵横,令人叹为观止。

他生于大唐盛世,艺术光芒被当时诸多书法高手如颜真卿、张旭、邬彤、韦陟等人所遮掩,史书记载寥寥可数这也使得他的生卒年、籍贯、出家原因和交往都成了后人争论不休的话题。

怀素其人与籍贯

怀素在他的《自叙帖》中称“怀素家长沙”,在他的《食鱼帖》中称“老僧在长沙食鱼”。按常人的理解,其籍贯应该是长沙无疑了。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他的出生地在零陵(今永州市零陵区)。

按唐代的行政区划,长沙与零陵分属两个不同的州。唐肃宗乾元年间,改长沙郡为潭州,治所在长沙(今长沙市),辖长沙、浏阳、醴陵、衡山、湘乡、益阳六县。同时改零陵郡为永州,治所在零陵,辖零陵、祁阳、湘源(今广西全州、资源)、灌阳(今广西灌阳)四县。长沙属潭州,零陵属永州。明代隆庆《永州府志》记载:“怀素零陵僧……居城东二里,今有墨池笔冢在焉。”姜承基《永州府志》载:“怀素,字藏真,零陵钱氏子。”武占熊《零陵县志》载:“贫无纸,尝于故里种芭蕉万余株,以供挥洒,名其奄曰绿天。”《永州府志》上标明东门外有怀素塔,这些记载,都说怀素是零陵人。

也许有人会问,怀素既然出生在零陵,又为何要自称“家长沙”呢?因为怀素在成名之后,久居于长沙,以长沙为家;另外,古人有避生就熟把自己家乡附近最知名的城市称作自己家乡的习惯。例如古时江西庐陵辖吉安、吉水、永丰、太和等县,杨万里和欧阳修都是吉水人,但杨万里却自称“庐陵诚斋野客”,欧阳修亦自称“庐陵欧阳修”,用的都是古郡名。《元和郡县图志》载:零陵“秦属长沙郡,汉为长沙国”。汉代长沙国的地界包括今天的湖南全境,沿用成例,湖南各地的人都可以称自己为长沙人。所以,怀素也有此一说。

关于怀素的家庭背景,诸如祖辈是什么样的身份,父母是谁,家境如何,他有多少兄弟姊妹,史书中没有记载。但透过零星的文人笔记、诗词,我们可以知道他父亲姓钱,母亲姓刘。

钱姓是一个大姓,今永州二区九县均有此姓,怀素究竟出生在零陵县城东门外的哪一个地方,已无法考证,但他在零陵城内以工换酒,酒后畅书的放浪形象,却深为人们所熟悉,而且不少故事流传至今。

有人说,“大历十才子”之一的钱起,是怀素的从父(堂叔),因为他写有“释子吾家宝,神清慧有余”的诗句。我认为,尽管有钱起赞扬怀素的诗句,但他们之间的真正关系还是值得商榷的。因为《辞海》说钱起是吴兴(今浙江)人。我想,如果他是零陵人,是怀素的堂叔,做过畿县蓝田尉并入朝任郎官之职,明知侄儿已沦落到以蕉叶代纸练字的地步,不可能不救助怀素。最有可能的是,他们同姓,钱起比怀素大十多岁,刚到长安的怀素为了套近乎,在公众场合称钱起为从父,钱起也就顺水人情为他写了一首诗以示勉励。

还有人说,怀素有一个伯祖,是远离尘嚣的法师,喜欢书法,尤爱临摹湖南同乡欧阳询的书法,水平之高,几乎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这位伯祖对怀素的影响很大,所以他也选择了书法和出家。笔者觉得,有这种可能。因为怀素好友陆羽在《僧怀素传》里就有“怀素伯祖,惠融禅师也,先时学欧阳询书,世莫能辨,至是乡中呼为大钱师、小钱师”的记载。

怀素出家的原因

很多人以为,怀素出家是因为家境贫寒,无以为生,不得已而为之。这当然没错。怀素自幼父母双亡,他七岁时就到书堂寺受戒出家,穷到连买纸练字的钱都没有。但是,还有另一个被常人所忽视的因素:唐代是佛教的大盛时期,许多寺院往往是文化繁盛之所,其中不乏高僧大师,在文化修养或者在某一领域有着超人的能力,投靠他们,无异于拜名师。

怀素的伯祖惠融禅师既擅长书法,又喜欢云游,自然结交了不少朋友。怀素七岁时在伯祖的介绍下,来到零陵城北20里处的书堂寺剃度出家,皈依佛门。长老给他起法号为怀素,字藏真。意思就是希望他能离开尘世的喧嚣,清心寡欲,保持本真,不为俗欲所染。

书堂寺虽小,却有一个很有能耐的长老。他除了诗词歌赋,还识梵文,不管怀素是否感兴趣,都要他加以学习。久而久之,本来只爱草书的怀素,梵文也有了可喜的成就,到了可以翻译佛经的水平。后来还得到大诗人钱起的称赞。当然,怀素从长老那里学到的知识不仅仅限于梵文,还包括认字、习文、作诗等。

怀素在书堂寺待了近十年,就回到零陵县城东门外的老宅。至于他為什么要回来,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书堂寺遭了火灾,寺毁人散,他只有背着包袱回老家了。另一种说法是,因为怀素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不守规矩,所以被逐了出来。

怀素的故居在零陵东门外二里,那是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村庄就在东山的东麓,离城不远。怀素离家多年,回到家里时房子已经破烂不堪,没办法,他只好时常进城去混饭吃。作为僧人,怀素首先想到的去处是寺庙。唐代佛教发达,开元年间,零陵城内及近郊共有大小寺庙十七座,其中以法华寺、纪念诸葛亮的诸葛庙和由三国东吴将领吕蒙故宅改建的龙兴寺最为出名。怀素性格豪爽,在长老眼中可能有些另类,但小沙弥们跟他很谈得来,交往颇多。只是他痴迷书法,每次回到破旧的屋里,就专心致志地练习书法,常常废寝忘食,屋内的墙壁、门窗乃至地板,都是他练字的“纸”。

传说怀素身材矮小,但他干活十分卖力。在修房子的工地上,别的人两个合抬一根木头,力大的一人扛一根,而怀素可以左扛右搂,一次搬两根,令人惊愕不已。同时,他饭量大酒量更大,身为僧人却不守戒律,什么东西都吃,什么酒都喝。酒足饭饱之后又爱向主人讨笔墨挥洒,因此,大家称他“浪子和尚”。

浪子和尚怀素后来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帮别人干活,不管是多脏多累多长时间的活,他不索取酬金,只求大肉大酒吃喝一顿,然后乘着酒兴在别人家的屏风上、墙壁上题字(练字)。这样,可以省去自己花钱买纸的烦恼。

一天,怀素在某酒楼饮酒时听说近郊有一个农民习惯用针在蕉叶上记事,于是就联想到以蕉叶代纸练书法。他们的村前,原本是低缓的山坡和广阔的田野,怀素为了练字,就栽了不少芭蕉树。芭蕉在零陵很容易生长,经过几年的努力,芭蕉成林,越长越茂盛。于是,怀素就干脆将老宅改名为绿天庵。

自己种了几千株芭蕉,用芭蕉叶练字。后来,他又想到了一个办法,找来几块木板,试着在上面书写,没想到感觉挺不错。由于怀素练的是狂草,运笔速度极快,毛笔饱蘸浓墨落将下去不走墨,也不聚墨,于是他就以木板代替了蕉叶,写了擦,擦了写。最后,几块木板都被他写穿了,他的恒心和毅力令人产生深深的敬意。

由老宅改名的绿天庵建在山坡上,庵前有一个小池子,这是怀素洗砚的地方。由于墨经常把池子染成黑色,所以被人们称为“墨池”。怀素写了不少芭蕉叶,还写穿了木板,自然也写坏了不少毛笔。每次他将写坏了的笔丢在屋角,久而久之,竟有了一大堆。面对这些伴随自己艺术成长的毛笔,他感慨万千。终于在某一天将废弃的笔头、笔杆收集到一起,埋在地下,并垒成坟状,还用青砖围箍,称之为“笔冢”。

有一天,怀素在龙兴寺的井里捞出了一枚“军司马印”,爱不释手,从此,他常在自己的作品上钤上此印,因而成为一种独特标志。

怀素的交往

影响怀素一生的人有好几个,按时间顺序,第一位当数韦陟。天宝十二载(753年),受杨国忠诬陷被贬出京的吏部尚书韦陟赴贬所平乐,途经零陵,与怀素相识。韦陟也是一个大书法家,他的真行书如虫穿古木,鸟踏花枝。因开元中袭封郇国公,又常用五彩笺记事,他签名时的“陟”字像五朵云,当时人十分钦羡,称之“郇公五朵云”。韦陟喜欢结交晚辈,途经零陵时,听说年仅十七岁的怀素书法了得,遂下帖拜访。一老一小,相见如故。怀素当时的书法水平尚未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通过与韦陟的交流,他深深体会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含义,这就更加激发了他的上进心。

卢象和李白的影响,也不可低估。乾元元年(758年),卢象被贬永州司户,与怀素相识。卢象称怀素的书法“初疑轻烟淡古松,又似山开万仞峰”。两人相交,常来常往。乾元二年(759年)秋,卢象的好友李白在被贬途中遇赦,游了洞庭之后游九嶷,途经永州(当时零陵已改为永州)。卢象为李、怀两人引介,三人相聚,欣喜无比,遂邀了当地一些朋友畅饮。筵席上,大家谈天论地,意气风发。半醉半醒之间,怀素离席往绳床上一躺,闭目思索。忽然,他一跃而起,抓起毛笔饱蘸浓墨,在事先预备的纸上开始书写李白的诗作。但见他笔势快捷,似狂风暴雨,来势威猛;又似大雪纷飞,茫茫一片。转眼间,一沓宣纸被他一气写完。李白大开眼界,有感而发,即席作了《草书歌行》:“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八月九月天气凉,酒徒词客满高堂……吾师醉后倚绳床,须臾扫尽數千张。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

怀素有很强的表现欲,他喜欢众人观赏他表演时的那种气氛,更喜欢众人称赞他的言词和眼光。用现在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善于推销自己的人。当他名扬三湘时,自己感到还不够,他的理想是闻名天下。

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平,怀素开始离乡云游。他首先北上衡阳,在衡阳结识了朱遥。两人相见恨晚,交谈十分投机。席间,怀素狂饮数十杯,酒后兴致格外高涨,少不了玩弄笔翰。其醉酒之神态,狂草之神韵,让朱遥震惊不已。朱遥以《怀素上人草书歌》为题,记下了这场艺术表演:“几年出家通宿命,一朝却忆临池圣……忽闻风里度飞泉,纸落纷纷如鸢……怪状崩腾若转蓬,飞丝历乱如回风……”

之后,怀素来到了潭州(长沙),一住就是几年。其间,他交朋结友,嗜酒如命,常常一日数醉。几杯酒入肚,兴致勃发,饱蘸浓墨,伸展猿臂,顷刻之间,人家的屏风上、墙壁上就被狂放的草书占据。

大历元年(766年),张谓任潭州刺史,张谓听说这里居住着一位大书法家,遂登门拜访,并与怀素结为知交。张谓十分欣赏怀素的草书和他那无拘无束毫不掩饰的个性,怀素则很佩服张谓的豁达胸襟与热情。两人出则同车,居则同处,在当时成为美谈。

在张谓出任潭州刺史的第二年,徐皓以工部侍郎出任广州刺史。徐也是一位很有名的书法家,张谓将此事告诉怀素,怀素觉得这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于是南下广州拜见徐皓,向徐皓请教笔法。徐皓与怀素一见如故,两人闭门谢客,专心切磋书法。徐皓还为怀素举行盛大宴会,让怀素临场表演,以至马云奇发出了“兴来索笔纵横扫,满坐词人皆道好”的感慨。

大历三年(768年)春,张谓奉召回京,怀素随行,来到了都城长安。从此开创了他书法艺术的辉煌。

怀素的生卒年

唐代曾有两个怀素和尚:一个是玄奘弟子,佛教律宗东塔院派创始人;一个是书法家,浪迹江湖的僧人。由于文献和相关资料的谬误,导致世人对怀素的认知也很模糊,甚至混乱。《全唐诗》《全唐文》《宣和书谱》和《书史会要》里均有关于书法家怀素的记载。而把两人混为一谈,则始于《辞源》。《辞源》最早编纂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刊行于1915年。该书“怀素”条云:“公元725年-785年,唐代僧人,玄奘弟子,字藏真,俗姓钱,长沙人……以狂草出名,继承张旭笔法,世称‘颠张狂素。”

问题就出在这里。实际上,玄奘的弟子高僧怀素(602-664)在先,草圣书法家怀素在后。《辞源》把玄奘死后60多年才出生的书法家怀素,误作他的弟子高僧怀素,把“俗姓范”的东塔院派创始人怀素和“俗姓钱”的狂草大家怀素说成一人,闹了一个大笑话。后来的《辞海》等文献跟着将错就错,造成了混乱。强英良在《社会科学辑刊》1986年01期发表过一篇名为《唐代的两位僧怀素》的文章,对此进行了考证。

有证据表明,汪玉《珊瑚网》卷二怀素《清净经》的署款及相关资料系汪杜撰的。而今天永州市精神病医院内遗有怀素的小草《千字文》之碑,虽然仅存一块,而且大多数字迹已经漫漶难辨,但署款“贞元十五年六月十七日于零陵书,时六十有三”仍依稀可辨。这是现存的唯一的怀素自书年龄的碑刻,而且又在其故宅——绿天庵遗址上,应基本可信。由此推算,他出生于唐玄宗开元二十五年(737年)。

很多人以为怀素离开永州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其实不然。怀素去长安之后,至少还回过两次永州。第一次大概在大历八年(773年)。这年怀素36岁,到长安将近五年。从长安回乡省亲,路过洛阳,拜访颜真卿,两人谈及笔法,怀素受益匪浅。第二次回家,应该在贞元十六年(800年)之前,估计当时他在长安已是日薄西山,人书俱老,或者疾病缠身。怀素虽然狂放,但也有常人落叶归根的思想。所以,在生命最后的岁月里,他回到了故乡永州。

由于怀素离乡时间太长,与家乡不少人已经陌生。加上他性格狂放高傲,染病之后不愿打扰他人,所以他隐姓埋名,找了一个偏僻之所住下。贞元十五年(799年)六月,在永州(怀素仍称之为零陵)书写小草《千字文》之后,就音信全无了。估计过了没多久,他就忧郁而终了。

作者单位:永州日报社

上一篇:徐元杰之死

下一篇:揭西湖洋塘温氏祠堂与宗族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