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中外书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中外书摘 > 文章

准备好了,哪里都是家

时间:2021-01-07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石晓芳

一位来自葡萄牙,一位来自俄罗斯;一个酷爱摆弄艺术品,一个热衷时尚搭配。结婚时两人买了一幅形似斑马的油画,周年纪念大使送给夫人一个动物标本。官邸内,黑色的钢琴是夫人和孩子徜徉的区域,以红色为主的各类装饰是大使创作的海洋。

葡萄牙大使官邸被布置得充满了艺术气息。葡萄牙和俄罗斯风格的装饰交相辉映,让人好像置身于博物馆中一般,流连忘返。

当被问及用一个词语或音乐来形容葡萄牙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时,玛丽亚夫人介绍说,在葡萄牙语和俄语里有一个共同的词,这个词在其他欧洲国家语言里是不存在的,甚至在英语单词里都没有准确的译词可以替代它。“Saudade”(萨乌达德),表达的是一种爱与想念交织的特殊的复杂情感,非悲伤非喜悦。与这个词汇相关,在葡萄牙民间流传的传统音乐Fado(法朵),正是传达Saudade语意最贴切的方式。听到歌曲和器乐合作而成的Fado音乐,即便听不懂歌词,也能被其旋律和声调所感染。那种感觉像是吹着海风,闭眼怀想。或许和葡萄牙的民族性格有关,历史荣耀与朴素的传统也在这样的乐曲中得以深情呈现。

玛丽亚夫人说,作为大使夫人,本身就是一份外交工作,需要有敏锐的判断力、开阔的思想和充沛的精力来完成一些日常的活动安排、组织接待。从俄罗斯莫斯科到西班牙马德里;从泰国曼谷再到中国北京,大使先生一次次外交职位的转换,意味着一次次的举家搬迁,这样的生活对他们既有趣又有挑战。

我出生在俄罗斯,毕业于数学专业和钢琴学校,当时还学习了计算机专业。因为我的父母性格迥异工作性质也不同,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后来接受了不同专业的教育。我父亲是一个艺术工作者,曾经是剧院演员、音乐家、画家。从小他就想把他对音乐和艺术的热爱传承给我和我的姐姐,这也是为何我后来上了俄罗斯最好的钢琴学校。父亲对我学音乐非常支持,我也因此受益不少。我母亲则是一个务实严谨的医生,相信并恪守任何时候都必须努力工作的原则。结合两人的性格和工作特质,我才选择了钢琴和数学两个截然不同的专业。

而在从事外交工作之前,大使先生曾经是医生。他家里有三个兄弟,他是老三。父亲是葡萄牙非常有名的教授,母亲是一名医生。追随母亲的爱好,大使先生上大学时学了医学,毕业后当了几年医生,后转战外交领域。在我看来,我的丈夫一直以他的父亲为学习的对象,他尊敬并崇拜他,希望通过一次次的进步让自己成为配得上当他儿子的人。我很幸运加入这样一个特别有爱的家庭。

记得我上大学时加入校排球训练队,一次训练结束被队友拉去参加葡萄牙驻俄罗斯使馆的一个晚宴,虽有几分不情愿但还是衣着简单地去了,到现场发现各类身着精致西服晚礼服的男女出现在活动上,其中就有我现在的爱人。所以,这可能也是一种缘分吧。

上学期间我属于很认真刻苦的学生,成绩在班里常常名列前茅,实习期加入巴黎欧莱雅公司;毕业后,顺利成为欧莱雅集团正式员工,在莫斯科的市场部负责推广宣传工作。后来我跟随大使来到西班牙马德里,继续做着在莫斯科所负责的公司项目。不久,我们两人结婚,有了第一个孩子。有了孩子之后,我不得不面临着人生重心的选择,思考再三,我放弃了这份工作,全身心照顾家庭。尽管我现在已经不工作,但我依然认为女性的独立非常重要,无论什么时期,有自己的目标和追求,腾出时间给自己,做喜欢做的都是必要的。

在家庭分工方面,我的丈夫处理国际大事,我来负责家庭琐事及抚养孩子。无论搬到哪里,我的首要工作就是把家收拾得像个家,尽管我知道再过几年我们又会搬到另外一个国家。在北京生活似乎不是按年来计算时间,而是看过了几个冬天,今年是我们一家在北京的第二个冬天。

这么多年来,我跟随丈夫去过好几个国家任职。马德里距离莫斯科很近,但对我而言仍然是第一次到别的国家生活,第一次学着建立一个自己的小家。在那里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几年之后我们又去了另外一个国家——以色列。耶路撒冷是一个特别的地方,拥有悠久的宗教历史文化。在那里有许多新鲜而有趣的事情发生,每天都有要学习的东西,当然我们也去了像特拉维夫等其他有魅力的城市,很幸运我们遇上了舒服的地中海气候,在那里也迎来了我们的第二个儿子。

走过再多的地方,有再多的留恋,最想念的依然是故乡和家人。在耶路撒冷生活四年之后,我们因工作关系回到了故土——葡萄牙。在家乡生活自然是最舒服自在的。这期间,我们的家庭成员又多了一个,虽然我们也很想要一个女儿,结果像组建足球队一样,我又生了第三个儿子。

下一站,我们一家又来到了与葡萄牙有些相似而历史背景不同的泰国。泰国是距离葡萄牙很远的亚洲国家,荣幸的是,我们所在的葡萄牙驻曼谷大使馆,是当地兴建的第一个大使馆。在曼谷当地的生活安排等各方面都给予我们很多便利,即便是带着三个幼小的孩子,我们依然生活得很开心。

两年半以后,我的丈夫再次被任命为葡萄牙驻中国大使。我们也很想知道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于我本人而言,来到中国有着更加特别的意义。我的祖父年轻时曾在中国工作,我父母在俄罗斯的家里现在还摆放着一些来自中国的纪念品和各种小玩意儿。我的父亲几乎可以说是在中国出生的,因为我的祖父母是在旅行途中认识的,而那里正是中国和俄罗斯的交界处。

我觉得我们面对生活的时候,总要想想好的一面,就好像看着装有一半水的水杯,如果你不去想还有一半没倒满,而满足于已有的半杯,生活中一切的不如意将消失不见。渐渐地,我开始适应在北京的生活,知道怎么和人打招呼,去餐厅如何要汤勺和刀叉,孩子们在学校要注意些什么,等等。俄罗斯人和中国人在某种程度上很像,工作中都是奋斗实干型。我也希望孩子们能沿袭这一意志,成为坚忍不拔的男人。

一个人不管自己愿不愿意,从小生长的家庭环境或多或少对自己现在的小家庭有了影响,尤其是在教育孩子的态度上。在家里,我基本上扮演那个比较严厉的角色,孩子的爸爸则像朋友一般让他们释放天性、帮助他们解决各种问题。教孩子弹钢琴、学俄语,给孩子、丈夫设计搭配衣服是我平时最常做的事情,我也希望将俄罗斯语言、文化教授给孩子,有朝一日他们能够顺畅地读着俄文。孩子们常常天真地把我们每一次工作的变换当成我们总是去各地旅行,我觉得生活充满着不可思议,就像我自己也从来没想到会成为三个孩子的妈妈一样。

我也常常让孩子们接受来自爸爸妈妈两国不同的文化习惯,无论是哪个方面。葡萄牙的饮食文化相当诱人,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有海洋暖流的眷顾,自然成为最地道的海鲜美食国家。许多旅行者慕名而来寻找美食天堂。对于游客而言,葡萄牙海洋里的水可能很冷,但这对于生活在水里的鱼来讲恰恰是理想之地。也许没有哪儿的海鲜美食比葡萄牙的更棒了,当然这一切都得你亲自尝试了才知道。

从地理位置上看,中葡两国相距甚远,然而有一种饮食习惯却是相同的。与大多数中国人一样,葡萄牙人爱吃米饭,也生产大米。孩子们来到中国也很喜欢吃中国的美食,对于他们来说,适应一个新的环境要比我们大人快得多。

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葡萄牙虽是小国,可能也没有那么被人了解,但它的文化遗产使得其更像是一颗欧洲地域上的珍珠或是被隐藏的宝藏。葡萄牙将历史文化遗产视为城市的灵魂,每座城市的地标并非时髦的高楼大厦,而是悠久的历史建筑。葡萄牙的文化遗产按其重要性分为国家级遗产、公共利益遗产和市级遗产三类,政府依照相应法律法规对各级遗产进行保护,不允许业主擅自改变建筑原貌和内部结构。正因为有完整的文物保护法和严格的执法,城市的历史原貌才得以完整保存,使得一个仅有九万多平方公里领土面积的葡萄牙拥有16处世界文化遗产。或许因为我自己不是葡萄牙人,所以才能看到葡萄牙与众不同的美。光里斯本一个城市,就有很多历史悠久的小镇值得到访。我们当时在里斯本生活的时候,经常会选择夏天的时候去北郊的一个小镇辛特拉(Sintra),那里是以前葡萄牙王室的夏宫所在地。城堡、宫殿、山丘、海洋,众多历史古迹,每一个建筑风格都充满了欧洲浪漫主义色彩。百年的古老电车在狭窄的老街中穿梭,古老的建筑散发着岁月残留的气息,纵横交错的电车轨线,宏伟绚美的教堂,充满葡萄牙特色的波浪图案广场,每一个地方都值得一去再去。

所以我们会经常带着孩子们去旅行,希望孩子们在旅途中能欣赏大自然的美,在旅途中感受不同国家的文化魅力。

上一篇:两个德国人,在中国导演同一场战争

下一篇:入主恒大:能否淘得盆满钵也满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