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好日子 > 文章 当前位置: 好日子 > 文章

董力 小鲜肉的小情结

时间:2021-02-18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李唐

似乎在一夜之间,董力就成了国民偶像。这个中国国家队击剑男运动员,以实习奶爸的身份出现在《爸爸去哪儿》第四季,他的微博粉丝从4000暴涨至近200万:一张放在演艺圈都算是很帅的脸蛋儿、1.91米的身高、大长腿、花剑全国季军、萨克斯十级,更重要的是,他是93年出生的,刚满23岁——又高又帅又年轻又运动还玩音乐,这么完美的男人有几个?

不过董力自己很冷静,他说自己首先不是网红,其次自己也不能算是有名的运动员,因为自己的成绩还不够优秀,目前只能算是一个普通运动员,只是比较多的人认识他而已,他当下是要努力成为一名有名的运动员——这话发自内心,因为只要看看董力的一个小情结,就能明白,他的确是那种不浮躁的小鲜肉……

在毕加索的居所找到平常心

董力家境很好,母亲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击剑只是作为一个特长培养,并未想过让他成为专业运动员。因此他没有进入体校,高中毕业后考入了上海金融学院,他从小学习萨克斯,考过了萨克斯十级。基本上,他走的不是一条从小就吃苦锻炼的传统运动员道路,反而更像是一个文艺小青年。

因此,有段时间他也挺苦恼,因为他在击剑赛场上的成绩始终不大理想。他自己都觉得是在虚度光阴,似乎再怎么练都出不了好成绩,一度萌发退役的念头,打算出国留学去。

在母亲的支持下,他暂停了击剑训练自己跑到了欧洲。原本他是计划考察一下那边的高等学府,选一所去就读。歪打正着的是,游学之旅没能塑造出一个中国留学生,却无意中打造出了一个帅哥运动员……

董力先是到了戛纳,然后一时兴起就跑到了戛纳附近的瓦洛里斯小鎮。知道这个小镇的人不算多,但董力在一次阅读毕加索传记时记住了这个地名——毕加索生命的最后17年一直居住在这儿,因为这里是个有着悠久陶艺制作历史的小镇,毕加索在这里定居后成立了自己的制陶工作室,还在这里创作出了4500多件陶艺作品。

就是在这里,董力接受了一次洗礼。瓦洛里斯很小,靠双脚溜达一圈也要不了一个小时,但艺术范儿很足,街道两边的景观植物都是种在大陶罐里,每个街角巷尾都有陶艺作品为主题的艺术角,毕加索的雕刻作品《抱羊羔的少年》被露天摆放在小镇的广场上,这也是毕加索罕有的被陈设在公共场所的作品。

地理面积小,人也少,有时从巷头走到巷尾,连一个人也碰不到,会有一种整座小镇都属于自己一个人的错觉。这里的居民都很热衷装点自己的居所,经过的每一扇百叶窗和每一个阳台都被各种陶艺和鲜花点缀得漂漂亮亮,藤蔓类植物从2楼阳台瀑布一般拖曳到地面的景观比比皆是。

董力在瓦洛里斯呆了5天,每天无所事事地绕着小镇的大街小巷走来走去。5天之后他决定直接回上海——他说不知怎么的忽然就觉得心里豁达了,世界这么美,何必跟自己较劲?击剑成绩不理想,不代表留学成绩就一定能好,既然未来无法估量,那就安心享受当下好了。剑照击,萨克斯照玩,人要学会随遇而安,不跟自己找别扭,这日子才能顺心如意。

董力说,其实从不开心到开心就这么简单,同样的境遇同样的生活,心态有了不同,感觉就完全不同了。他重新开始正常的击剑训练,但不再急躁,该投入专业时耐心投入时间和精力,该休息时看书逛街玩音乐,把训练与生活分得泾渭分明,互不打搅。

有了这样一颗平常心,他的训练反而开始有了起色,他开始有了底气报名参加国外的击剑赛事——由于是个人参赛,所以必须自费。但也因为是自费,行程安排就更加自由,董力开始将每次参赛都当成了一段行程,比赛为主,满足自己的小情结为辅……

给自己从内到外洗洗尘

一次去比利时参加完赛事后,董力独自跑到了伊特尔。这是个鲜为人知的小镇,人口少到只有6000人,曾在一战中被战火摧毁殆尽,战后才重建起了这个小镇。近百年历史的小镇建筑清一色的上世纪20年代砖瓦结构,所有建筑全部沿河而建,蜿蜒绵长的河流将这些略显古老的建筑串成了一道让人望之就觉得安宁的建筑群。

董力在这儿小住了1周。这里并不豪华舒适,饮食结构也不适合中国人的胃口,但那种幽静和闲散的感觉却是在国内很难找到的。搬一把椅子坐在河边,在平板上看看下载好的电子书,有一种隐士般的轻松感。

也不是每段行程都这么波澜不惊,也有那种可以玩得很嗨的。一次在莫斯科打完比赛后,他就兴致勃勃地绕到了谢列格什小镇,因为这里正在举办一场罕见的滑雪赛事。

作为俄罗斯的滑雪景区,谢列格什平素无人问津,但到了滑雪季,这里就变得人声鼎沸,因为这里的滑雪方式别具一格,叫做比基尼滑雪。也就是说,来此滑雪的男人只能穿沙滩裤,女士则必须穿比基尼泳装,连身泳装都不允许。白雪皑皑的滑雪场地温度在零下,但滑雪者的激情足以融化冰雪。所有人都老老实实按照要求着装,身上冒着白气玩得不亦乐乎。

因为这个硬性要求,来谢列格什滑雪的人并不多,人气最旺的时候也不过千人规模而已。数量不多,质量却很高,上了年纪的人身体受不了,滑雪场里放眼望去都是身强体壮的年轻男女。无论是身材还是颜值,都很可观。董力穿着条沙滩裤,寒风凛冽中一点儿也不觉得冷,所有人都热情四溢,而且这种热情互相传染,让大家都忘记了严寒。到了晚上,大家把小小的酒吧挤得水泄不通,不管认不认识都笑盈盈地举杯同饮,有一种天下大同的融合感和美满。

不过,董力说他还是更喜欢安静的目的地。对于他这种内向型的文艺小青年而言,喧嚣和热闹只能偶尔点缀一下,更多的时候,他更愿意享受宁静不受打扰的治愈性时光。

他承认自己比较喜欢法国,除了邂逅瓦洛里斯养成新爱好的情结外,法国也的确是个拥有很多适合独自偷懒的小镇的国家。只要有机会去法国参赛,他一定会在赛后留下来选一个目的地盘桓数日,给自己从内到外洗洗尘。

董力非常喜欢科尔马,这个地处法国东北角的小镇与德国只有咫尺之遥,法国小说家都德的《最后一课》讲的就是这里的故事。因为莱茵河水环绕着它,它也被称为“西欧威尼斯”。由于地处隐秘,科尔马有点与世隔绝的味道,尽管是法国领土,但科尔马的房屋又都承袭了德国中南部的建筑特色,墙身布满横、直、斜相间的木条条纹,精致得宛如童话中的小木屋,它也因此获得了“街道艺术学会奖”的殊荣。

除了好看,还可口。科尔马是葡萄酒中心,这里的酒节也是酒乡中最负盛名的,与酒节一起举办的是让人想不到的泡菜节,主角泡菜是用白葡萄酒腌渍的甘蓝菜,不仅酸爽,还有一股馥郁的酒香。除了这里,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品尝不到。

看一片全世界最美的星空

能与科尔马媲美的还有安纳西。董力坚持认为安纳西是阿尔卑斯山区最美丽的小镇,它也被称为“阿尔卑斯山的阳台”。阿尔卑斯山的冰雪融化后形成了休河,而休河在流经了整个安纳西小镇后才注入安纳西湖。因为水质洁净无比,一年四季都清澈见底,无愧它全欧洲最干净水源的美誉。因为这无以伦比的美丽,卢梭曾在这里长住。

董力很欣赏的一点是,为了保护这份美丽,当地政府不允许任何机动车辆进入安纳西,全城都是步行街,且保持着中世纪石板路的模样。在这里小住,一种穿越时空回到数百年前的错觉会油然而生。

董力对金星的这么一句话非常感同身受——人的度量和环境有关系。他觉得自己之前之所以越来越浮躁跟自己深陷都市不无关系,身边充斥着喧嚣、拥挤、功利……久而久之,人就会被这样的环境同质化,然后会觉得人生越来越没意思。可是,在那些人迹罕至的犄角旮旯,当幽静、闲适、隐逸将自己环抱起来之后,他觉得自己的心就此沉了下来,可以很轻易地丢掉那些负面情绪,享受当下的那一刻。

对于一个运动员而言,一颗荣辱不惊的强大心脏是致胜法宝,而董力终于找到了专属于自己的锻造心脏的方法,他在一次次的游历中成长、坚强。内心的强大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收获,他一场场比赛打下来,成绩越来越好,先是入选上海击剑队,并在全国击剑冠军赛中获得了男子个人花剑季军,这是他有史以来获得的最好成绩。

作为对自己的奖励,比赛结束后他跑到了新西兰南岛的特卡波小镇,这是个名符其实的“小”镇,小到什么程度呢?这里只有300多常住居民,董力不远万里跑过来,是因为这里能看到全球最美的星空。

特卡波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减少使用灯光并科学管理灯光照明,就连路灯也都经过精确设计,确保光束准确地照到需要照明的地方而不向四周漫射,所有建筑物外表的照明也都严加控制,减弱炫光和夜空辉光。

一系列措施坚持实施的结果是,特卡波把入夜后的黑暗留给了自然,使得人们在这里能够以最佳的视野看到布满星星的美丽夜空。在特卡波停留的日子里,董力最爱做的事情是每天晚上爬上特卡波湖边的约翰山顶,那里有一家小小的咖啡厅,墙壁和屋顶全都是玻璃做的,倚靠在宽大的沙发里,湖光、山色、星空争先恐后地往视野里挤,那种感受美妙得难以形容。

从新西兰回国后,董力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了国家队集训名单中,尽管由于资历经验尚浅,他未能入选里约奥运会,但他丝毫不觉得沮丧——自己还年轻,他确信还会有更多登上世界级大赛赛场的机会在等着自己。

对于将来,董力乐观而积极,他说如果自己能在世界大赛上拿到一块奖牌的话,会给自己一个憧憬已久的奖励——他一直很想去法罗群岛的Kirkja小镇小住上一段時间,那里只有9个居民,却拥有辽阔的北大西洋海景环绕,他一直觉得,隐居在那里,将北大西洋作为自己的后花园,一定会是一段不可言说的奇妙体验。

上一篇:孙越 货真价实的动物饲养员

下一篇:黄磊的秘诀 教子就要小而美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